返回联盟首页 | 共产党员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驻村帮扶  > 列表

“飞鸽牌”变“永久牌” “外来户”成“主心骨”,“蝶变”驻村第一书记张俊峰:为讲理村留下一部村庄变迁史

“飞鸽牌”变“永久牌” “外来户”成“主心骨”,“蝶变”驻村第一书记张俊峰:为讲理村留下一部村庄变迁史



2018-5-21 11:21:58          来源: 河南商报-掌中河南


       张俊峰,这个洛宁县司法局驻该县罗岭乡讲理村的第一书记最近有点火。
  不久前,在省委召开的驻村第一书记座谈会,他作为全省优秀驻村第一书记代表和省委书记王国生面对面交流。
  这是一个怎样的驻村第一书记?又留下了什么样的驻村故事?
  5月,在河南商报记者连续多日的采访中,作为全省曾任和现任的2.5万名驻村第一书记中的一员,勾勒出这样一幅素描。
  这幅素描里,他庆幸面对“飞鸽牌”驻村第一书记的质疑时,能够选择用脚步丈量通向群众心底的距离。
 

  (张俊峰在村民金超民家的构树田里交流农作物的生长情况)
  任职伊始,在2个月的时间里,他走遍了全村5个村民小组153户村民的家;自学戏曲,打开和群众交流的“语言密码”;自掏腰包,架起了与百姓共担风险的“心路桥梁”。
  任职期满,他选择了放弃回城工作的机会,继续留在村里干下去。在2年零7个月的坚持中,他不仅要为讲理村留下一部生活富裕的发展史,还要为村民留下一部浓聚乡愁的村庄变迁史。

  河南商报-掌中河南  记者 陈朋冲 付首鹏/文 记者 王访贤/图


【趁着“雨闲”,村民向驻村第一书记“问计”】
  时间是5月初,正是烟叶移栽的农忙时节,一场下透墒却仍然没有停下的雨水,中断了村民的工作。
  地里太湿,下不了地干活,趁着“雨闲”,村民宁振武一大早就来到了张俊峰位于讲理村的办公室。
  推开大门,宁振武就喊了起来:“张书记,俺有个想法,给俺参谋下。”此刻,张俊峰正在打扫头天夜里,因为开会太晚还没来的及收拾的办公室。
  听到宁振武的叫喊,他停下活计,随手拿了两把椅子,放在屋檐下,“咱搁这说吧。”
  不待坐定,宁振武就打开了话匣子,“俺小孩儿打电话说,想跟我一起在家挣钱,打算扩大养牛规模,或者开个农家乐,还想搞电子商务,你看哪个中?”


  (张俊峰跟村民宁振武共同畅想今年宁振武家的收成)
  “孩子回来,有了帮手,这是好事儿,不过得一步一步来。”思考了一下,张俊峰说,可以让孩子回来发展构树种植,村里已经搞过试验,能赚到钱,而且村里还可以帮他尽快把地给租了。
  当然,他还鼓励宁振武让孩子回来发展电子商务,讲理村种植优质核桃近千亩,绿色无污染,很有市场。“不提倡多养牛,这会影响咱村里搞乡村旅游的总体发展布局。至于农家乐,可以再考察考察。”张俊峰说。
  听了张俊峰的建议,宁振武随即给孩子拨起了电话。
  这是张俊峰驻村的第三个年头。看着宁振武给孩子打电话时脸上露出的笑容,张俊峰若有所思。
  【好不容易回城工作,一纸任命又回村】
  时间回到了2015年10月的一天早上,时任洛宁县司法局副局长的张俊峰像往常一样去上班,半路上却接到了洛宁县委组织部的电话。
  “是通知我说,已经任命我去当讲理村的驻村第一书记了。”张俊峰说,“还没等我从组织部回到局办公室,局长的电话也过来了,问我啥时候能去?”
  答案是随时,也就是在当天上午,张俊峰就来到了距县城一个小时车程的讲理村。
  “啥都没有准备,当天晚上就住那了。”张俊峰说,家人也根本不知道啥情况,他清楚地记得,直到晚上他爱人打电话问他回不回家吃饭,才知道他已经被派驻到村里当了第一书记。
  在旁人看来,张俊峰似乎有点“傻”。此前,他已在基层农村干了20年,辗转了多个乡镇,好不容易才熬回到城里,当了领导,到头来又在回去当“村干部”,有点不理解。


  (张俊峰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)
  如今已过了两年多,回忆此事,张俊峰只是笑了笑:“乡下空气好。”
  然而,接下来张俊峰面对的问题,似乎并不这么轻松而友好。
  “怕还是个飞鸽牌!转一圈就走了!
  “待不了半年?不知道一周能来一回不能?”
  不仅是村民疑惑,就连讲理村支部书记金相超,也并不看好这个未来的搭档。
  “在张书记之前,县里先后给我们派了4位驻村第一书记,都没待多久。”金相超迟疑,这个未来的搭档,能够变成“永久牌”吗?
  【自学戏曲打开“密码”,“飞鸽”变“永久”】
  两个月前,讲理村庙会上,张俊峰的一曲戏曲唱腔,引来了村民的阵阵掌声。有不少村民为此感觉诧异,问他为啥戏唱得这么好,他笑而不语。
  “这也是我十几年基层工作的体会,要想和老百姓打成一片,就得懂群众语言,走群众路线。”张俊峰说,他注意到村民都爱听戏,就暗暗学了几段,“后来给村民拉家常,一聊到戏距离感就拉近了,村民有啥话也愿意说了。”
  打开了与群众交流的“语言密码”,只是取得信任的第一步。作为驻村第一书记,张俊峰能否真正让自己的“飞鸽牌”打成“永久牌”,还是未知数。
  “也许我的能力有限,但我的工作态度必须是一流的。”这是张俊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  在驻村的前2个月里,他跑遍了讲理村3个自然村5个村民小组153户村民的家,就贫困户致贫原因和脱贫措施进行详细了解,听取群众意见和建议。
  原定的5天4夜工作制,在张俊峰这里也基本上成了7天7夜制。张俊峰任驻村第一书记后,日常吃饭就暂借在村民金超民家里。一天两顿,一月的饭钱,张俊峰总是月初就把钱先付了。


  (张俊峰说,走们串户到村民家,才能跟贴近村民)
  “他只要在办公室里,都有村民找他说事儿,每次吃饭喊他几回都喊不过来。”金超民说,好不容易到家吃饭了,又有村民来了,很少能见他吃个囫囵饭、热乎饭。
  “看着都是干事的人,都是为俺村里着想,看着他这样工作,我们没有理由不搭好班子,支持他工作。”金相超说。
  【不和稀泥,讲理村治村得“讲理”】
  讲理村有座讲理堂。据传,明清时代,村里每逢祭祖时,族里老人会把一些平时有隔阂的人叫过来掰扯一番,把心里“疙瘩”晒一晒,矛盾自然没了。后来周边村民也纷纷聚过来“讲理”,由此成了传统。
  “有这样的文化根基,在讲理村治村,村干部不能和稀泥,就得讲理。”张俊峰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  20年前,村民宁保坤因为没有房子住,搬到了外村一个远房亲戚家居住。20年过去,村里人已鲜有人知道他是讲理村人。
  在脱贫攻坚精准识别“回头看”走访中,张俊峰和金相超从几个老年人的口中得知这一情况后,立即到宁保坤寄居处走访核实,发现宁保坤并未在那里落户,而且也符合贫困户的标准。
  然而,在确定宁保坤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并针对他没有住房的情况,村里提出帮他申请易地搬迁住房时,有人却提出了异议,“这么多年没回来了,这不没事找事!”
  “按理宁保坤户口没有在其他村落户,就还是讲理村人,脱贫攻坚要求一户都不能少,给他办理合情合理。”在张俊峰等的坚持下,今年春节,宁保坤住进了村里易地搬迁为他安置的新房。


  (在扶贫日志上,讲礼村每天发生的变化,张俊峰都逐日并认真记录
  精准识别贫困户后,村里有一户原来确定的贫困户,因不符合要求没被评为贫困户,为此他找到张俊峰:“张书记,听说你今年不让我当贫困户了?”
  而任凭张俊峰怎么解释,这名村民却并不认可。一趟趟去乡里甚至县里反映。有的村干部感觉压力大,就想给他个评上算了,但张俊峰却坚决不同意。
  “我们可以对村民多帮扶,但不符合贫困户的审核标准,就不能通过,不然其他人咋看?”张俊峰说。
  最终,这名村民见张俊峰态度坚决,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。而其他村民知道这件事后,却给张俊峰竖起了大拇指。
  【“外来户”变身“主心骨” 驻村书记成为“必选项”】
  村民宁振武,只要一有空闲,就爱找张俊峰聊上几句。说说心中的困惑,谈谈以后的打算,请张俊峰给支支招儿。
  “打心眼儿里感谢张书记!”宁振武讲起了自己的一次经历。
  2015年,张俊峰刚驻村时,恰逢村民卖烤烟,别家5亩能卖2万多元。由于不懂技术,宁振武家的却卖了不到1万元,除了开支所剩无几。
  想想辛苦一年,还不如外出打工挣钱多,宁振武打起了退堂鼓。这种情况下,如果不给以引导,宁振武脱贫的希望就可能因此阻断。
  为此,张俊峰多次登门,鼓励他坚持种烟叶脱贫。宁振武没有钱买烟苗,张俊峰就为他垫付了400元烟苗钱,还专门邀请了技术员手把手培训他种烟叶。


  (张俊峰站在村口,他对讲礼村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)
  当年秋,宁振武种的10亩烟叶净赚了4万元。再加上养牛、种核桃等收入,宁振武家人均纯收入达到1.2万元,实现了脱贫。
  烟叶生产受计划限制,村民全部种植也不现实。2016年,张俊峰了解到种植构树效益不错,就组织村干部和贫困户代表外出考察,然而虽然多方面做了工作,可在实际种植时却没人主动尝试。
  为此,他和金相超动员党员金超民搞了30亩“试验田”,并获得成功,实现了当年收割三茬、亩均收入2800元的效益。看到可观的收入,群众积极向合作社报名参与种植,今年讲理村全村采取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的经营模式,种植了400亩。
  在张俊峰和村干部的带领下,两年时间里讲理村发生了很大变化:致富产业迅速发展起来,烟叶、构树、油用牡丹核桃间作效益翻番。贫困群众也由原来的42户144人减至4户4人,并最终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。
  而随着讲理村发生的变化,张俊峰这个“外来户”,也逐渐变成了村民的“主心骨”,遇到事情找张俊峰也成了村民的必选项。
  【选择继续留任,为讲理村留下一部变迁史】
  去年9月,张俊峰两年的驻村第一书记任职到期,县里调他回城任职时,他却提出了要继续留下去工作的请求。
  “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是一个持续的工作,我在任上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,如果换别人来,还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,不如我继续干下去。”最终,县里批准了他的请求。
  当时,正是讲理村美丽乡村建设“百日会战”期,每天挂图作战,而又恰逢连绵雨水天,有的值班干部现场转一圈,看看没啥问题就直接回家了。
  张俊峰却坚持不走,一直盯守在现场。他坚持每天在村里巡查,并把施工的图片传到村“两委”工作群里。
  三个月的“会战”期,他89天吃住在村里,这一点让村“两委”干部都惊叹不已,“张书记为了我们村的明天,不摆花架子,不弄虚把式,令人感动!”

  如今,会战早已结束,讲理村也拉开了乡村旅游发展的大幕。而回忆起3个月的会战时光,在张俊峰的心底,不仅有会战成绩所带来的欣喜,还有为一个村庄变迁留下了一段见证而自豪。
  打开张俊峰的办公电脑,有一个文件夹记录了这3个月会战期间发生的点点滴滴,每一天的工程进度,都被他编写成了一个个文档存档。3个月下来,会战日志俨然成了讲理村的村庄变迁史。
  今年4月,省委召开驻村第一书记座谈会,张俊峰作为全省优秀驻村第一书记代表,被邀请和省委书记王国生面对面交流。

 

信息类别: 驻村帮扶 发布时间:2018-05-21  阅读次数:4277人
  打印本页    关闭本页    返回首页